成品油涨价的理性与非理性
2009-06-02 05:35:09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本文刊于6月2日时代商报
 
      5月31日,国家发改委发出通知,决定自今天零时起将汽、柴油价格每吨均提高400元。同时要求,中石油、中石化两大公司要努力做好成品油生产和调运的衔接,确保市场供应。据悉京城汽、柴油零售价上调,其中市民常用的93号汽油每升涨价0.33元,从原先的5.56元/升涨到目前的5.89元/升。这是上月国内成品油调价机制公布以来,国家首次随国际油价变化对国内成品油价格进行调整。(6月1日《京华时报》)
      这轮成品油涨价,是自3月25日国家发改委上调成品油价后,按照新的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,又一次上调成品油价。按照新的机制,“当国际市场原油连续22个工作日移动平均价格变化超过4%时,就可相应调整国内成品油价格”。国际原油价格的变动早已超过上述指标,所以这轮涨价涨得符合市场理性和契合机制原则。
      不过,消费者还是觉得意外。就在5月28日,面对公众普遍揣测的涨价传闻(5月28日是22日大限的截止日期),发改委表态,“近期不会上调油价,也希望大家减弱对油价上调的预期。”(见5月28日《新京报》)发改委的表态,缓释了公众的疑问,并迅速平息了成品油市场抢购屯油的情势。然后仅仅过了2天,发改委又宣布涨价,难免让公众有“出尔反尔”之叹。毕竟,发改委发布的是权威的公共信息,具有一锤定音的市场影响。按照常识,“近期”不涨价的“近期”虽然是个不确定的时限,但绝对不可能是1天、2天、3天,最起码也应在10天之上。所以,当权威的公共信息和庸常的生活常识发生矛盾时,权威职能部门的公信力就大大流失了。以后,谁还会相信此类的公共信息?
      其实,既然有了新的成品油定价机制,发改委用不着用不涨价的信息去安慰公众。始乱终弃、出尔反尔,不仅伤害了消费者,更是对成品油定价机制的干扰。3月25日的那波涨价,虽然社会一片哗然,但是既然有了新的定价机制,公众也就认可了这个机制,希望以后的成品油市场和国际油价接轨,固化成制度确立下来。因此,如果没有发改委的不涨价宣示,公众对于这轮涨价会平心静气地接受。但是,发改委的出尔反尔,使公众对市场机制产生了怀疑。当市场的供求双方都无法预测成品油价格的走向时,成品油市场随时都会弥漫着小道消息,造成屯油哄抢的市场紊乱。当然,也会连带发改委疲于奔命,时刻处于市场辟谣之中。这,显然不符合市场之道,也浪费了公共管理资源。
      一句话,将本应公开化的成品油市场博弈模糊化,权力之手带来的不是多赢,而是权力和市场的双输。其实,新的成品油定价机制,已经体现了权力博弈的理性成果,就该放手让这个机制去调节市场供求双方的利益。否则,朝令夕改,制度的约束力就形同虚设。这次成品油涨价,就是建立在权力和市场机制困扰不堪的基础之上,从而使得本来符合市场期待的油价上涨变得不那么理性。
      解铃还须系铃人,对于这轮成品油涨价,有关职能管理部门最好还是向公众有个交代。唯此,才能化解公众的困扰,使本来符合市场理性的成品油涨价摒弃掉不理性的因素。
      这起事件再次说明,市场和权力的边际有时候是不能模糊的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